1. <i id='mttt1'><div id='mttt1'><ins id='mttt1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acronym id='mttt1'><em id='mttt1'></em><td id='mttt1'><div id='mttt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ttt1'><big id='mttt1'><big id='mttt1'></big><legend id='mttt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'mttt1'></span>

    3. <tr id='mttt1'><strong id='mttt1'></strong><small id='mttt1'></small><button id='mttt1'></button><li id='mttt1'><noscript id='mttt1'><big id='mttt1'></big><dt id='mttt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ttt1'><table id='mttt1'><blockquote id='mttt1'><tbody id='mttt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ttt1'></u><kbd id='mttt1'><kbd id='mttt1'></kbd></kbd>
    4. <i id='mttt1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mttt1'></ins><fieldset id='mttt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mttt1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mttt1'><strong id='mttt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觀影評丨《風騷律師》S5E3點評:不二人選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久草在在线视观看视频在_久草在在线视观看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在在线新兔费观看首页

          看完第三集,我產生瞭一種“無力感”:鏡頭的穩健,構圖的精妙,隱喻的突出,角色的生動,還有劇情的嚼勁和餘韻等等,這部劇值得稱道的地方實在太多瞭,隨便瞟一眼大傢的討論,又會發現許多不同的看點和解讀,而且大多都能言之有理……

          是的,BCS身上的“寶藏”根本說不完,個人的力量太微不足道瞭……因此,我隻能盡力看到多少說多少瞭。

          本集題為《The Guy For This》,表面上是指吉米成為處理拉羅“法律事務”的最佳人選,其實也同時指出瞭金、納喬等人,在各自位置上尷尬而又不可取代的地位。

          吉米和金兩場在陽臺“底線”附近遊走的對手戲,是本集中我最喜愛的部分,我真正體驗到瞭什麼叫“渾然天成”。

          想逃離而逃不得

          先來說鬱鬱寡歡的老麥克。

          本集麥克喝悶酒的鏡頭、構圖和畫面,在許多地方都復刻瞭S4E8裡的場景。

          隻不過當時是麥克和維納對飲,而現在就剩麥克一個人獨酌瞭。

          此時“不自愛”的麥克已喝過頭瞭,他不顧酒保的勸諫不停續杯,還把車鑰匙押瞭。吧臺前那張悉尼歌劇院的照片也令麥克觸景傷情(維納曾和他聊起過,那是自己父親參與建造的),便不斷逼迫最後懇求酒保把照片拿掉。

          向來克己、自制的麥克仍然沒找到他的“位置”,接下去一個人走路回傢遭遇混混打劫的事兒,恐怕又勾起瞭他另一份糟糕的回憶——上一次他“喝多瞭走回去”,最終反殺瞭兩個想滅他口的黑警察。

          看來,每次麥克不開車走夜路都會遇到不好的事情。

          混混張口就要20美金也有講究,據說這是美國搶劫的“標配” :既是搶劫不用坐牢的最高額度,也是零售毒品最小包裝的價格。

          醉醺醺的麥克硬是挑釁瞭對方,等混混動手後,他立馬擰斷瞭對方的手臂,這下剩餘的混混們都知道他不好惹瞭。

          還別說,簡單一番交手後,麥克明顯痛快瞭不少,這可比烈酒有勁兒多瞭……看來,麥克還是得找到一條能讓他擺脫渾渾噩噩狀態的“逃離之路”。

          更想逃離的人是納喬。盡管住著大房子,左擁右抱著兩個毒妹,可“腹背受敵”的現狀一直讓他如坐針氈……一個懶洋洋地靠著自己也就罷瞭,另一個眼瞅著是癮快犯瞭,拆魔方、拆遙控器,最後納喬隻能給她一盒拼圖才消停些。

          納喬現在的排場是毒販“高管”的配置,他一方面要做給別人看,另一方面又不想身邊真有幾個正常的甚至精明的女人,所以就找兩個不太聰明的毒妹作伴瞭。

          父親意外來造訪,他想和兒子談談變賣裁縫鋪的事……可說著說著,他話鋒一轉,瞬間就戳穿瞭納喬玩的把戲:那筆高得離譜的錢是你出的吧?

          原來納喬為瞭保護正直、倔強的父親,曲線用計想讓他退休離開。

          可惜,老父親一直比驢還犟,面對兇神惡煞的赫克托他敢當面拒絕,兒子的那些小伎倆他自然也不會放在眼裡,“我早就告訴過你該怎麼做瞭,去自首,去面對你自己做過的事。”

          你想做懦夫,想逃跑,隨你的便,可如果想讓我也逃,沒門。

          有人想逃而不得,有人能逃而不願,人生境遇和覺悟的差別就是這麼大。

          開弓沒有回頭箭

          本集開頭再次玩出瞭花樣,在堪比BBC紀錄片的微焦鏡頭中,越來越多的螞蟻爬到瞭落地的冰淇淋上。

          螞蟻在自己的世界裡人多勢眾、兵強馬壯,最後徹底“吞沒”瞭冰淇淋……然而在人類世界裡,它們依然是微不足道的螻蟻塵埃。

          此時車上的吉米非常緊張,前座有手槍,後座沒插鎖,他可不敢隨便造次……後來進瞭車庫,納喬走到一邊擺pose,拉羅顧自己改車、洗手,還是沒人說話,受不瞭靜默的吉米忍不住先開口瞭。

          進車庫後的幾個畫面很有舞臺劇范兒,全場共有三個光源,分別是天花板的日光、汽車燈光和洗臉池燈光,三處光源交替“打光”,展現人物、渲染氣氛的效果極佳,特別是吉米剛張口這個鏡頭,中間的日光落到瞭他身上,當真別致。

          吉米原以為納喬是要和自己算陳年老賬,隨後發現找他來是拉羅的主意,因為圖庫提起過自己。

          兩年前,吉米曾經從圖庫手中救下過兩個碰瓷混混(和自己)的命,在拉羅看來,吉米那根舌頭簡直有“再生造化”的本領。

          聽到拉羅讓自己幫忙解決“法律問題”後,吉米瞬間如釋重負——原來是談業務啊,那我就放心瞭。

          拉羅準備削弱古斯塔沃,他的計劃是讓被捕的多明戈供出“炸雞店”一系的交易地點,這就需要律師吉米去給多明戈帶話,讓他說出“我們想讓警察知道的話”。

          此時吉米依然不太想蹚這趟渾水,他迅速提供瞭“手機聯系”的替代方案,但被拉羅否決:還是你去更有效果,你可是天生幹這件事的不二人選啊!

          讓警察從多明戈口中知道情報不難,難的是讓他們充分相信、不起疑心,差遣律師去配合演一場戲方能保證萬無一失。

          話說到這份上,吉米沒法不答應——可需要註意的是,吉米的第一反應並非抗拒,而是躍躍欲試,他甚至馬上提價,“律師費”一下升到瞭7925美元,最終拿到瞭8000報酬。

          眼前這位委托人與他平時那些“不入流”的客戶不同,拉羅可是真正的毒販和黑道,在這一刻,已經沒有瞭道德包袱的吉米,心中的興奮勝過瞭恐懼和擔憂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吉米如約成瞭“瘋狂小八”多明戈的新任律師,告訴他接下去該怎麼做。

          咱先把劇本臺詞熟悉熟悉,接著你告訴DEA自己要開口招供,然後如此這般,這般如此……

          新墨西哥州緝毒局的探員漢克和戈麥斯首度(再度)登場瞭!在進審訊室前,漢克隨口聊起瞭妻子丟掉過期食品的話題,結果戈麥斯接地相當“無趣”。

          通過這個小細節不難看出,此時這對同生共死的搭檔還不是很默契,估計一塊兒共事不久。

          吉米的劇本如下是:

          第一步,多明戈假裝斟酌再三後準備開口,想給自己爭取寬大處理(鑒於多明戈前兩天一直守口如瓶,而且他隻是偶然被抓,直接爆大料,警察有可能不會放在心上);

          第二步,正當多明戈開始招供時,索爾及時出現,並表現出想制止他“不理智行為”的樣子,隨後他們當著警察的面竊竊私語,如此明顯的做戲痕跡,很容易讓漢克和戈麥斯意識到兩人在爭取討價還價的籌碼。

          第三步,無論多明戈和索爾做的戲是真是假,漢克兩人都會做出反應,不就是虛張聲勢麼,我們也會——等兩人作勢要走時,索爾再叫住他們,承諾會爆點“真正的猛料”。

          至此,漢克和戈麥斯已不再像剛開始那樣漫不經心瞭,他們會認真聽取甄別戈麥斯的情報,吉米的任務也算完成瞭……

          偏偏,吉米又臨時給自己的劇本加瞭個計劃外的第四步,為多明戈爭取瞭一個“線人”身份。

          在這個“臨場發揮”說定後,多明戈才按照原計劃交代炸雞店的交易地點。

          任務完成,吉米向拉羅匯報瞭自己的成果:如果你所說的“地點”真的存在,那DEA肯定會去查……哦對瞭,我還附贈瞭你一個特殊服務,多明戈現在是你的專屬線人瞭。

          對於吉米的額外操作,拉羅的問題是“你在乎個什麼勁兒?”——雖然你出瞭錢,但他是我的客戶,我得讓他活著……有瞭這層身份,對你、對我都有好處。

          拉羅並不討厭有利的“驚喜”,他更欣賞機敏聰明的吉米瞭,至於吉米“想要抽身”,他毫不在乎:你這麼有用,怎麼能說走就走呢?放心吧,將來還有找你幫忙的時候。

          納喬十分理解吉米“不想摻和毒販破事”的想法,因此他說瞭自己的經驗之談:開弓沒有回頭箭,上瞭賊船,就別再想下去瞭。

          懷著五味雜陳的心情,回到之前“上賊車”的地方時,吉米看到瞭螞蟻分食冰淇淋的戰場。

          他也許明白瞭覆水難收,也許還明白瞭跌落凡塵的意義——在人類眼中已失去價值的冰淇淋,卻滋養壯大瞭蟻群,那麼,我究竟應該在乎跌落後的骯臟惡臭,還是該享受跌落後的生生不息呢?

          當晚,納喬向古斯塔沃報告瞭拉羅新一輪的攻勢,塞勒斯聽到後立馬準備打電話取消之後的交易,隨即被老板叫停。

          從這就看得出三個人的水平境界瞭:

          塞勒斯是個反應很快的馬仔,他看重的是眼前一城一池的得失;納喬意識到瞭不妥,但他更擔心的是DEA撲空後會暴露自己“內鬼”的身份;古斯塔沃是博弈中的最高級棋手,他想的是如何利用危機反將一軍。

          古斯塔沃隨即囑咐一切照舊,幾十萬、上百萬美元毒資全交給DEA也沒關系,先讓拉羅得意一陣更有好處,這樣自己才能將計就計。

          邊攀爬,邊滑坡

          相比於吉米的沉淪,金的狀態更加曲折。

          在吉米為自己大賺一筆感到雀躍時,金則在“慶祝”明天一整天都會忙無償的案子,不用管任何梅薩維德銀行的事兒。

          金是個道德標準很高的人,拿下梅薩維德的秘密始終是她心中的一根刺,通過“奉獻”去緩解自己的負罪感是她最愛做的事瞭。

          正當金在為一起幾乎沒有撤訴希望的案子努力時,老板裡奇的“奪命連環call”來瞭,金這才得知圖克姆卡裡的拆遷糾紛還沒解決,凱文和佩奇都在急著找她。

          裡奇大概明白金的那點小心思,他提醒道:付錢給我們的客戶才是真正的大爺,你得先把金主伺候好瞭,才能玩你自己的。

          人不得不向現實低頭,金隨後來到瞭圖克姆卡裡,梅薩維德銀行即將在這兒建造客服中心,但有個釘子戶阿克先生始終沒法搞定。

          (隨便一個遠景鏡頭都是這麼平整,太舒服瞭~)

          老阿克不讓金進門,金就老老實實站在門口。她先按“常規操作”講道理:雖然你在這裡住瞭30年,雖然上傢公司承諾租給你100年,但說到底你並沒有土地所有權,他們隨時可以用5000美元買斷,現在我們願意出18000的高價,這麼好的條件你應該接受。

          講道理的前提是對方聽得進道理——阿克根本沒打算妥協,立馬陰陽怪氣起來,又來瞭一個斯文敗類,你不是文明人麼,來接我無賴招啊?

          阿克不僅不配合,還對金展開瞭人身攻擊:瞧你一副西裝革履的社會精英模樣,實際上我早看穿你瞭,你就是那種平時做點小善事來減輕自己罪惡感的偽君子,你晚上睡得著覺嘛?

          原本金都打算放棄瞭,偏偏被阿克這番話“踩中瞭尾巴”(因為他說對瞭),這下她來勁瞭。

          金開始搬出法律條文威脅阿克,一邊舉起瞭強制措施的“大棒”,一邊也不忘拿出來的“胡蘿卜”,左右開弓打擊阿克,希望他能乖乖守規矩。

          無奈,軟硬不吃的阿克是個老頑固,金的這點道行他沒放眼裡。

          對佩奇來說,金做出的努力已經足夠交差瞭;可對金而言,沒解決問題就是沒解決問題……不甘心的金簡單做瞭一番準備,當晚一個人又偷偷返回瞭圖克姆卡裡——這次叫門門沒開,她便主動“破門而入”。

          這是一扇“防君子不防小人”的木門,輕易就能挑開門鎖,然而看著金笨拙的動作和小心翼翼進門的樣子,就會明白她真的不適合做小人。

          再次面對阿克先生時,金的態度誠懇瞭許多,貼心地給出購房參考意見,還開始將心比心,直言自己“沒擁有過任何東西”。

          “我小時候經常被母親半夜拖起來搬傢,穿著睡衣光腳走到外面,瑟瑟發抖……如果我有自己的房子,我也不願意離開。”

          悲劇的是,阿克一眼看透瞭金“打感情牌”博同情的伎倆,他毫不留情地揭穿說:你為瞭達到目的,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啊。

          金的招數失敗瞭,隻留下她一人在門外瑟瑟發抖……

          你知道更悲劇的是什麼嗎?金所說的童年經歷應該是真的(她確實出身貧寒,靠著努力工讀才成為律師),而她把這份記憶塗上瞭一層功利性,結果就是既做不瞭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,也成不瞭幹脆利落的卑鄙小人。

          “底線”遊走

          本集最精彩的部分,要數前後兩場夜晚對飲。

          這兩場戲的結構十分對仗,前一場是夜歸的吉米聽到瞭陽臺上金的招呼,後一場則是晚歸的金聽到瞭吉米的召喚。

          “形狀”相似,內裡卻完全不同,最突出的表現是兩個人對於酒瓶位置的處理。

          當吉米把酒瓶放在陽臺欄桿上後,金就一直很在意它的“危險境地”,先後兩次側目表現出瞭她的擔憂。

          兩人對話的內容也可以看出他們的心理差異:金在為第二天“做好事”而開心,吉米在為今天賺瞭毒販8000美元而高興。

          隨後金離開時,還是忍不住拿走瞭那個酒瓶,杜絕瞭發生意外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如果我們把這條並不寬敞的欄桿當成是一條“底線”呢?

          結尾時,又是兩人點煙喝酒的放松時刻,吉米仿佛是明白瞭金對“高空拋物”的忌諱,開始表演“臨空抓酒瓶”的極限操作,像極瞭他在底線上下遊走的遊刃有餘,結果這一次,金直接把酒瓶狠狠地扔瞭出去,像極瞭她再次突破底線後的氣急敗壞。

          面對金的“性情大變”,吉米沒有驚訝太久,隨即很輕松地與金一塊兒丟起瞭酒瓶——對於現在的索爾來說,其實已經沒有所謂的“底線”瞭。

          扔完酒瓶、擾人清夢後,兩人偷笑著逃離瞭陽臺,隻留下瞭那根略微歪斜的欄桿。

          至此,我或許明白瞭吉米和金為何將會分離:吉米可以毫無壓力地升降起落,或是沖上雲霄,或是摔進泥裡;而金像一隻旱鴨子在海岸邊爬行,她想快過漲潮,卻又總是讓潮水打濕,不知什麼時候,它就會被卷進大海不見蹤影。

          吉米已經是索爾·古德曼瞭,但金永遠無法成為第二個索爾。

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